御生堂快讯 >>北京市中医药防治甲型H1N1流感“金花清感”新药研发情况通报会实况内容

北京市中医药防治甲型H1N1流感
“金花清感”新药研发情况通报会实况内容


??主持人(王惠):各位新闻界的朋友们,大家上午好。今天是一个特别的日子,大家知道现在甲型H1N1流感在全球流行,这个事情发生以后,全球的各国都在加紧对甲型H1N1流感的治疗进行研究。北京市的医疗战线的同志们积极探索,发挥中国中医药的优势,今天请大家到这里,特别要介绍一下,北京市目前所取得的治疗甲型H1N1流感新药的研发的阶段性的成果。
  今天介绍的是北京市中医药防治甲型H1N1流感“金花清感”研发已经取得了非常有效的阶段性的成果。为了便于大家了解中医药几千年的文化历史的传承,特别选择了今天这个地方,要给大家提供一个能够充分感知中国医药发展的环境和背景。


北京市中医药防治甲型H1N1流感“金花清感”新药研发情况通报会现场(1)



  我现在向各位介绍一下出席今天新闻发布会的各位领导:

  北京市卫生局局长 方来英先生
  北京市中医药管理局局长 赵静女士
  世界卫生组织驻华代表处高级项目管理官员、博士 司徒农
先生
  中国中医科学院副院长兼中国中医科学院中医研究所所长 黄璐琦
教授
  朝阳医院院长、教授 王辰
先生
  东直门医院院长 刘清泉
教授

  出席发布会的还有:

  北京市药监局副局长 丛络络
  北京中医药大学东方医院首席专家 周平安
  北京中医药大学东直门医院 姜良铎



北京市中医药防治甲型H1N1流感“金花清感”新药研发情况通报会现场(2)



  下面请北京市中医药管理局局长赵静女士介绍一下北京市治疗甲型H1N1流感的新药“金花清感方”研制的有关情况。

  赵静:各位媒体朋友,大家上午好。我非常高兴在这里向大家介绍北京市治疗甲型H1N1流感中药“金花清感”的研发工作。
  今年4月以来,甲型H1N1流感在全球暴发蔓延。在党中央国务院的坚强领导下,北京市迅速启动了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机制,在全面预防、有效控制疫情的同时,针对缺乏甲型H1N1流感有效预防和治疗手段这一关键问题,北京市聚集首都一流人才,展开了多方面的科研攻关工作:迅速成立了北京市中医药治疗甲型H1N1流感科技攻关领导小组,并紧急拨付1000万元资金投入到研发中药新药的科技攻关项目中。


北京市中医药防治甲型H1N1流感“金花清感”新药研发情况通报会现场(3)



   在国家卫生部、国家食品药品监督局、国家中药管理局的指导下,经过首都中西医科研单位和专家6个多月的不懈努力,取得了可喜的成果:北京成功优选出了世界上首个专门针对甲型H1N1流感治疗的有效方剂“金花清感”。下面我将研发的结果做以下通报:
  一、高度重视,整合资源。北京市全力展开中医药治疗甲型H1N1流感科技攻关工作,北京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发挥中药在防治甲型H1N1流感的作用。
  在全球甲型H1N1流感疫情暴发之初,北京市就迅速组织专业力量研判形势,跟踪动态。疫情出现全球蔓延情况后,北京市果断启动了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处置机制,并迅速整合卫生、药监、中医、科技等资源,集聚首都一流的中西医科研单位和百余名相关专家,成立了北京市中医药防治甲型H1N1流感工作领导小组,专门拨付1000万元资金用于科技攻关。
   领导小组下设三个专门的科研攻关团队:一是中药复方筛选团队,二是中药复方的基础研究团队,三是中药复方的临床研究团队。三个团队聚集了首都最强的中西医药科技力量,形成了以老中医药专家领衔的制方团队为指导、以中西医药科研机构及专家组成的基础研究团队和临床研究团队为支撑的科研攻关格局和政府推动、专家领衔、团队支撑、科学研发的工作机制,6个多月来有序、有效地展开了中医药治疗甲型H1N1流感的科技攻关工作。
  二、总结古今诊治经验,借鉴临床专家成果,经过中医辨证论治的反复筛选,优选出有效治疗方剂“金花清感” 。
  中医药治疗传染病经验可以上溯千年,在季节性流感、SARS等传染病治疗中都发挥了重要作用。在治疗甲型H1N1流感中,中医药制方筛选团队的专家们针对疫病的流行规律及甲型H1N1流感病例的症状特点进行了潜心研究。专家们按照中医理论,参考《伤寒论》、《瘟疫论》、《温病条辨》等中医经典古籍的百余张古方治疗疫病经验,结合近年来中医药治疗呼吸道传染病的统计分析资料,以具有2000多年治疗发热性传染病历史经验的“麻杏石甘汤”和具有200多年治疗温热疫病历史经验的“银翘散”为基础方,集中数十位中医专家治疗甲型H1N1流感的临床经验,通过全面的临床研究实践,优选出了治疗甲型H1N1流感的二个有效方剂,随后又通过辨证论治的反复筛选,最终形成了目前的“金花清感”。临床效果显示,“金花清感”的主治功能与甲型H1N1流感病机、证候特点及基本治法相吻合,能够改善发热、咽痛、咳嗽等症状,为实施甲型H1N1流感中医药科技攻关提供了充分的临床依据。
  三、通过精心顶层设计并采用国际通用论证方法,证实“金花清感”是治疗甲型H1N1流感的有效方药。
   中药复方的基础研究团队、临床研究团队分别确立了“防治甲型H1N1流感有效中药筛选及评价研究”和“甲型H1N1流感中西医对照抗病毒治疗的多中心、随机、对照研究”二项课题,从基础和临床两个方面开展了中药“金花清感”的科学实验研究。基础研究项目采用国际公认的评价指标及通用的甲型H1N1流感病毒毒株进行了有效性筛选,证实中药“金花清感”在动物模型上能降低死亡率、延长生存时间、减轻病变程度、有效改善发热症状。
   临床研究项目经过医学伦理委员会论证通过并经志愿患者的知情同意后,采用国际通用的医学科研方法来评估“金花清感方”对甲型H1N1流感的治疗效果,证实“金花清感”可以缩短患者发热时间、改善呼吸道症状、减少抗菌素的不合理使用,在药物经济学上具有费用低廉优势。
   二项课题的研究结果基本吻合。经过6个月的科研,临床研究和基础研究都证实了“金花清感方”是治疗甲型H1N1流感的有效方药,与目前国际上临床治疗甲型H1N1流感公认的推荐用药效果相当,而且尚未发现服用“金花清感”后的不良反应,具有重大的开发价值和应用前景。
  四、严格专家论证,科学严谨评价,“金花清感”已进入新药研发程序
  近期,北京市组织由中国工程院院士领衔的包括中西医药专家、传染病防控专家,对“金花清感”二项课题的阶段性成果进行了论证。专家一致评价:“二项课题设计科学严谨,符合国际标准,通过中西医结合、基础与临床结合,证实了中医药治疗甲型H1N1流感的有效性,研究过程是可信的,结果是可信的,对应对当前甲型H1N1流感治疗药物缺乏、推荐药物出现耐药、储备量不足,以及可能出现的病毒变异等具有重要的临床意义。建议尽快将‘金花清感方’开发成新药,应用于临床”。
  依据专家建议,北京市卫生局、中医局、药监局正在组织力量全力推进相关工作。目前,中药“金花清感方”医疗机构制剂的申请正在进行中,预计明年1月正式取得医疗机构制剂生产许可,在全市医疗机构中提供,供群众选择使用。
  “金花清感”按照我国新药审批标准和流程,正在进行临床前研究,新药的研发工作已经开始,同时启动国内与国际专利的保护,境内外专利申请已被国家知识产权局受理。针对疫情变化,我们将继续深入开展中西医结合治疗重症患者的研究,为提高重症病例救治能力,降低死亡率提供中医药的科技支撑。
  北京市中医药防治甲型H1N1流感工作得到了国家卫生部、国家食品与药品监督管理局、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的高度关注,对北京市开展的中医药治疗甲型H1N1流感的科技攻关工作给予了充分肯定,并对“金花清感”的研发工作给予了大力支持。
   “金花清感”的研发过程,体现了面对全球蔓延的甲型H1N1流感这一新发传染病,北京走出了一条中国特色的防治甲型H1N1流感的自主创新之路,展示了中国特色防治疫病的能力,凸显了中医药学的优势。中药新药“金花清感”研发成功,将为治疗甲型H1N1流感提供有效治疗新药。
  谢谢大家。

  主持人:谢谢赵局长的介绍。下面大家一定很关心我们“金花清感方”是怎么研制出来的,请黄璐琦院长为我们介绍药的基础研究的有关情况。

  黄璐琦:各位新闻媒体的朋友,大家好。现在向大家进行抗甲型H1N1流感方“金花清感”的研发情况。


北京市中医药防治甲型H1N1流感“金花清感”新药研发情况通报会现场(4)



  本研究的目的是从实验室的角度验证“金花清感”的有效性、安全性,为临床研究提供依据。感染甲型H1N1流感病毒后,会引起的呼吸道炎症导致肌体损伤,为此我们在前期筛选评价中,对病毒的直接作用,积极改善的作用,采用了体外与体内相结合的方法进行了筛选和评价。
   与甲型H1N1流感病毒蛋白体外结合实验主要的目的是观察“金花清感”对病毒的直接作用。结果显示,“金花清感”能与甲型H1N1流感病毒蛋白的有效结合,并具有依赖关系,提示该方可能发挥抗病毒的作用。体内实验分别采用甲型H1N1流感病毒的流行株,储备株,观察“金花清感”对病毒所致动物死亡的保护作用和局部的改善作用。
  用流行株病毒感染小鼠后给于“金花清感”治疗被明显降低动物的死亡率,保护率为40%。“金花清感”对FM1株病毒感染的小鼠的肺脏有改善作用,具体改善能改善支气管上皮损伤,干善支气管和血管的周围炎症。
   考虑到甲型H1N1流感患者多数会出现的发热症状,观察“金花清感”对发热的改善作用。途中黄色金线为“金花清感”加度体温的变化区县,显示“金花清感方”具有很好的解热作用。
   一“金花清感方”在体外与甲型H1N1流感病毒结合,提示可以发挥对病毒的直接作用。
   二,“金花清感方”对甲型H1N1流感病毒流行株和FM1株感染的小鼠具有减轻局部病变的作用和降低死亡率的作用。
  三“金花清感方”对加吐发热模型具有较好的解热作用。
  本项目的实施直接面向了甲型H1N1流感防控的需求,WTO宣布甲型H1N1流感处于第六季,中药必须实现从经验向科学的转变,拿出真实、有效的科学数据。项目的实施过程中,邀请了知名的专家参与顶层设计的论证,市中医局多次进行项目的协调和督促。最后需要特别说明的是单位实行了技术互补,牵头单位是国家级的研究机构,在SARS等突发传染病中作出了积极贡献。中国医学科学院是国家级的实验机构,率先建立了流行小组肺炎模型。北京工业大学生命科学与生物工程学院,课题组拥有先进的抗病毒的率选技术。
  正是由于以上单位的通力协作才保证项目的顺利实施,以上是我的通报,谢谢大家。

  主持人:谢谢黄院长。这个药现在已经进入临床治疗的实验,现在请朝阳医院的院长王辰先生介绍一下临床研究的有关情况。

  王辰:各位媒体记者,关于甲型H1N1流感治疗的“金花清感”的临床研究结果做出以下通报。
  主要研究结果包括通过临床上的严格的对照观察,发现“金花清感”可以明显的缩短甲型H1N1流感患者的发热时间,如果按自然的不用药的话,发热时间平均26小时,“金花清感”可以缩短为16小时,这个是自投药的时间开始算起。第二个结果是采用中药以后,可以改善甲型H1N1流感患者的呼吸道症状,这个症状是包括对它的一系列的症状的综合评估。用“金花清感”以后,症状的痊愈和改善为95.1%,不用药的话,对照的比例为89.3%。三,在使用药以后,由于患者感觉到有药可用,所以包括医生在用药以后,他们的处方抗生素的比例有明显降低,对照组的34%,也就是三分之一的患者,而“金花清感”是9.7%的抗生素的使用率,所以抗生素的使用率由此降低。
  在整个研究中,有个别患者在服药之后对汤药不是很适应,出现呕吐的症状,但是没有明显的不良反应。同时,费用是16元,总的疗程8个。这是采用严格的国际上承认的随机对照的方法得出的结论是现代医学严格的实验设计。
   另外“金花清感方”治疗轻症甲型H1N1流感是有效的,从改善症状上,从降低体温上,由此我们认为它为治疗甲型H1N1流感提供了一个新的手段,而且治疗费用比较低廉。
   谢谢大家。

  主持人:现在请世界卫生组织高级官员司徒农博士发言。

  司徒农:非常感谢大家邀请我来这里了解中医治疗甲型H1N1流感的临床治疗结果。大家知道,中国的传统医学历史悠久,而且中医已经纳入到国家的卫生体系。几年前非典爆发的时候,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立即展开了中西医结合治疗非典的临床研究。
   与此类似,4月份我们发现甲型H1N1流感病毒之后,主管部门立即积极行动起来,探索抗击这种新流感病毒的传统疗法。当时,甲型H1N1流感病毒正在全球蔓延,人们对它几乎没有免疫力,世卫组织认同中医的治疗价值,就在一年前,陈冯富珍揭幕的时候,她强调传统医学是宝贵的资源,需要予以尊重和支持。
  当然,要与有效和安全的方式将传统医学纳入卫生保健的系统还面临许多的挑战,一个主要的难点是如果用现代医学的标准来衡量,许多传统医药缺乏证据基础,质量检测和生产标准往往不够严格,而且控制不够,产品可能会逃脱严格的药物安全保障规定的制约。传统医务人员可能为获认证无照自医,因此世界卫生组织和中国和其他会员国支持将传统医学纳入国家卫生系统,同时制定国家政策与条例,以确保传统医学的安全和质量。我们还根据现有证据,努力用安全有效优质的产品和措施,同时我们要提高传统以后人员的技能和支持,提高患者意识,以此确保患者的安全。
   传统医学大有用途,但是并不能治疗高效药品和治疗措施。我们相信传统医学和西方医学在初级卫生保健中互为补充。为此我们制定政策时必须深思熟虑。在目前甲型H1N1流感大型流行的形势下,抗病毒药品已经证明能有效证明甲型H1N1流感患者传统中医药可以提供类似的治疗。只不过离家更近更容易获得,费用更低。我们欢迎中医医疗甲型H1N1流感的临床实验结果,并期待获得有关研究方法和同行评价的更多信息,来确保患者的安全和有效治疗。
   我们今天在这里展开的发布会,就向我们通报了我们临床的研究,对患者的治疗情况以及一些不良反应,据我所知,临床研究还在进行,这个药品还正在进行中国国内的审批过程,我们期待看到这个过程的结果。
   谢谢。

  主持人:谢谢,司徒农先生。下面我们把时间交给记者朋友们,请各位记者提问,当然先告诉我们大家的所在媒体。


北京市中医药防治甲型H1N1流感“金花清感”新药研发情况通报会现场(5)



  美联社:我想问一下王辰院长,您介绍的用了“金花清感”的临床实验,说用“金花清感”发热时间由26小时降到16小时,对照组是跟什么对照的,是跟服用什么药物对照的?

  王辰:是没有加入特殊的抗病毒药物,但患者用一般的医疗的方法。

  美联社:您说的呼吸道感染从95.1%降到89.3%,能具体介绍一下,这个参照组都是采取了什么样的措施?

  王辰:这个症状的改善是根据一组是用中药“金花清感”,另外一组是不用“金花清感”的,这样的对比进行的差别。主要的指标一个是刚才讲的发热指标,再一个是流感样症状的指标,包括咽痛、咳嗽等等这些症状,流感样的症状,做症状的对比。

  中国国际广播电台:我们知道研制一种化学新药需要很长的周期,几年甚至更长的时间,为什么从甲型H1N1流感爆发到现在几个月的时间就研制出了中药的治疗新药,为什么中药的研制周期会这么短?

  刘清泉:首先我想跟您纠正一个问题,“金花清感”是治疗甲型H1N1流感轻症的有效方剂,目前还不是一个新药。作为一种新药的研究,正在按照有关的程序进行申报,所以它不能说是一个新药,是一个方剂,这是第一。
  第二,中药和西药实际上是在中医和西医两种理论体系指导下所生产的药物,“金花清感”是在中医药治疗发热性传染病有两千多年这样一个临床经验传承的基础上,结合近代中医名家治疗流感和季节性流感心得体会的基础上制定的。“金花清感”是从100多个治疗温热病的历史名方中精选出来的,主要是以麻杏石甘汤和银翘散为依据的,作为一个有效的方剂在新药的开发之前,目前在北京市28家中医院和一些综合性的医院用于治疗甲型H1N1流感,目前是得到了病人的信任和欢迎。

  美国有线电视CNN:在西方有一些人对中药比较神秘,他们说中药有的时候的取材会用一些比较稀有的甚至濒危的动物和植物做原料,我想问一下赵局长或者是台上的哪位,您如何回应这样的评论,是不是这是一种过时的看法?

  黄璐琦:关于你这个问题我想有以下几点。第一点这种提法是过时的。第二现在国家对应的中药原料是有一系列的法规和条例严禁珍稀濒危的动植物进行使用。第三现在我们所说的“金花清感”所组成的原料应该说都不是珍稀濒危的原料,并且大部分是可以通过人工种植来获得的。


北京市中医药防治甲型H1N1流感“金花清感”新药研发情况通报会现场(6)



  凤凰卫视:“金花清感方”能否对抗现在已经变异的甲型H1N1流感病毒?第二个问题是这个药和达菲相比较,从临床的结果看,哪一个更为有效?谢谢。

  黄璐琦:你这个问题涉及到基础研究和临床研究,我先就基础研究来回答。从动物实验的显示,我们所说的“金花清感”和达菲各具特色。“金花清感”是由多个成分组成,是通过多个环节发挥作用。比如说抑制病毒的增值,改善、缓解等。而达菲成分清楚,作用机理明确,直接是一个抑制机理,这是在实验动物的结果。这里我特别要强调的一点是中药防治流感具有非常明显的优势,有完善的中医理论进行指导,随着病毒的变异,还有耐药性的产生,也就是说现在达菲的耐药性大家也很关注,以及价格的昂贵,中药是有优势的。

  黄璐琦:病毒的变异是医学中设想的情况,还没有发生,至少没有发生严重的传播性和致命性的变异。一旦发生还无从谈起中药和西药的有效。第二个是和达菲的事情,达菲是世界上防治流感的重要的药物,对新型的流感有三点。第一个类比其他的季节性流感达菲是有效的,第二点体外实验正式达菲可以抑制病毒。第三点对新型的甲型H1N1流感临床经验。以上三点大家领会到一个意思,对达菲的严格的对新型的甲型H1N1流感的科学评价在临床上也还需要进一步的研究和明确。“金花清感”我们刚才介绍了,在临床上对于减缓症状,减少发热时间上是有效的,价格也比较低廉。跟达菲的直接对比尚需做进一步的临床研究。

  中国日报社:第一个问题想问一下王辰院长,您刚才为我们介绍了这个药物使用以后,病人身上的一些临床结果,这是基于多少人的数量上的临床实验得出的?一般情况下真正的适用于人群的话,需要多少样本,包含了什么样的人?第二个问题问一下方来英局长,如果这个药一旦能投入正式的使用生产的话,周期要多长时间,定价这边有没有大概这样一个价位,以后是不是能在基本的大药房市民能买到?

  王辰:这是一个很好的问题,就是多大样本量。样本量是基于产生的差别做统计学的推算,在样本的扩大的过程中形成的实际情况综合两个因素做出的。研究是两组患者各100余例,实际上到了80多例的时候,就已经显示差别了。进一步扩大病例以后,这两者在退热时间和改善症状的差别。年龄段没有包括幼儿的患者,主要是成年患者,上限是70岁。

  方来英:我想首先再强调一下,今天我们向大家通报的是“金花清感”的阶段性的一个研究成果,还不是一个最终产品的上市。按中国《药品管理法》的有关规定,药品的上市要经过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的最后批准。第二,我们按《药品管理法》的有关规定,根据目前疫情发展形势,根据向大家介绍的基础研究和临床研究的结果,北京市的药品监督管理部门已经受理了“金花清感方”的制剂注册申请。按我们现在掌控的进度,在本月底之前,我们将完成北京地区院内制剂的审批工作,预计在明年一月份我们可以在医疗机构当中投入使用。同样按照我国《药品管理法》的有关规定,当我们面临一个重大公共卫生事件的时候,我们可以在各个医疗机构当中进行院内机构的调拨使用,换句话说,在明年一月份,市民将可以在各个医疗机构里面见到这种院内制剂。谢谢。

  中国日报社:我想问一下司徒农博士,可能还是中药的理论系统在进入国际医疗系统之前,需要一定的时日被认可的,假如说“金花清感”药方适合甲型H1N1流感,在中国被使用的话,作为全球爆发性的疾病,是不是也能在国际上得到认可?
  司徒农:谢谢您。我现在也注意到了,在很多国家里面都很关注中国的中药。刚才我也说到,在治疗甲型H1N1流感的过程中,“金花清感”在很多患者中是有效的,从我今天得到的一些信息来看,我认为我们应该有更多的信息来获得对中国传统医药的一些信息,我现在还没有看到这个材料,没有详细的看到材料。我之前也说过,这个产品还正在审批过程当中,在中国和其他国家一样,每个国家都有自己药品的监督和审批过程,当然各个国家的情况可能都不太一样,有效的治疗方法尤其是重要的治疗方法在很多国家都越来越流行。谢谢。

  北京电视台:据我了解,现在还没有哪个政府部门针对甲型H1N1流感专项拨款来集中做中药西药的推广,请问这次研发过程中,市政府的主导思想和研发过程是怎么样的?

  赵静:北京市政府从今年甲型H1N1流感四月份在北京开始不断的增加病例之后,政府高度重视防控甲型H1N1流感在北京的爆发和流行。在今年的四月份就启动了北京市应对甲型H1N1流感的防控机制,同时,成立了北京市中医防治甲型H1N1流感攻关领导小组。由北京市卫生局、北京市药监局、科委联合成立领导小组,北京市政府紧急拨款一千万支持科技攻关项目,体会了北京市政府对社会和人民的高度负责任感。在药品储备量不足的情况下,及时采取了药品的科技攻关项目,推动这项工作的科学严谨的开展,经过我们基础的研究和临床研究,证明中药治疗甲型H1N1流感是有效的,证实是“金花清感”是治疗甲型H1N1流感的有效方药,政府在这方面调整了我们的药品储备,解决了我们在大流行前储备量不足,面对大流行社会恐慌,保证了中药的充足的储备,减少了社会的恐慌,政府在积极推动进行新药的研发,以保证面对疫情。中国既有自己生产的疫苗,同时也有我们通过科学严谨的方法研制出的有效的中药。

  主持人:时间的关系,最后两个问题。


北京市中医药防治甲型H1N1流感“金花清感”新药研发情况通报会现场(7)



  香港有线电视:我们不太了解中西药的配合处方的用法,想请教一下,新的“金花清感”药是单纯用它治甲型H1N1流感还是配其他的西药,比如说达菲,对重症有什么疗效?第二个您刚才说到一月初在医疗机构看到“金花清感”的药,是不是表示普通的老百姓不能在药店买,是处方药还是怎么回事?

  王辰:我们做的研究是单方用的,只用了中药,已经有效了。有一个您也提到了,我们现在的研究对象主要是轻症患者,我们那个研究阶段重症患者还很少,而且组方也可能不同,还尚在研究。但是对轻症患者向重症患者发展,我相信是有保护的。

  方来英:这个药品至于它是OTC还是处方药,要等药品上市之后由国家有关部门予以界定。我前面跟各位媒体朋友强调过了,今天是我们一个阶段性成果的通报,还不是最终的药品。第二点明年一月份预计完成在北京地区的院内制剂审批,按有关药品管理的规定,院内制剂只能在医疗机构当中使用。

  日本共同社:这个新药的原材料是什么?

  王辰:药品的原材料我在回答美国记者的时候说过,方子大部分是种植的。普通的组成主要是以麻杏石甘汤和银翘散组合的,具体的药味在台上可以看到。

  第一财经日报:现在接种疫苗的人越来越多,得过甲型H1N1流感治愈的人也会越来越多,这项药真正投入生产的时候,受众群体不会那么多了?

  方来英:它不会像过去见SARS一样,这个病没了。它可能会成为流感病毒组里面的一个,也就是在今后我们还会遇到,得了流感,得了由H1N1病毒感染的流感,我想不会出现你说的流行期结束之后这个东西就没有了。

  主持人:由于时间关系,我们的通报和回答问题到这里就结束。为了方便大家的采访,给大家提供了几个服务,第一个是大家想得到更多的信息,看到可视的东西,在一楼有一个关于新药的研制和中医的一些抗病毒的展览,希望大家去参观。第二是大家在新闻发布会之前看到的有关北京对甲型H1N1流感的防治工作的电视片,有记者需要的话,可以跟我们的工作人员联系,可以提供给大家。第三如果大家需要的话,在会后组织大家去东直门医院进行采访。
  谢谢大家。


?


Copyright ?2008-2009 All Rights Reserved.环亚娱乐ag8802|开户 版权所有 京ICP备08101274号??